就在游轮的船头

2020-06-09 15:58

记者看到,这艘最低消费688元的游轮周围漂浮着大量的生活垃圾,就在游轮的船头,一条排水沟正在向汉江里排水,在江边的入水口,漂浮各种颜色的生活垃圾。

这些老板告诉记者,他们也不愿眼睁睁看着汉江被污染,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尽管他们这一带已经铺好了排水管道,将来可望将污水直接排到污水处理厂,但是污水处理厂何时能建好,他们也不清楚。距离县城约两公里的地方,记者找到了紫阳县污水处理厂。正在施工的工人告诉记者,这里已经施工一年多的时间了。然而,何时完工,这些工人也不知道。

(责任编辑:西西)

可见,到现在为止,紫阳县唯一的一座污水处理厂还是没能正式运营,30多万人每天产生的生活、生产污水就只能直排进入汉江,最终进入全国重要饮用水源地、南水北调的源头丹江口水库。

紫阳县环保局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紫阳县,生活污水直排汉江的现象确实比较普遍。

生活污水、生活垃圾没有经过沉淀或者其他任何处理,直接倒入了汉江,其污水管道基本上都是直接通入江中。顺江而上,可以明显看到随意抛撒的一堆堆垃圾和一条条通往汉江的污水沟,花化绿绿的垃圾和已经发黑的污水沟与碧波荡漾的汉江水面形成了鲜明对比,当地百姓和记者交谈时说,连他们都说,现在汉江就是紫阳县城的天然化粪池。

记者随后来到陕西省紫阳县,在紫阳县的客运码头,看到一条正在排放污水的排污管道。当地居民说,这是紫阳县城最大的排污口之一,这些污水主要来自县城居民的生活污水,居民告诉记者,这些水本来是可以进入沉淀池的。

就在污水处理厂旁边,有一条河道正在向江里排水,在入江处,漂满了各种生活垃圾。距离河道约200米的地方,隐藏着一条暗沟,暗沟里流淌着黑水,发出阵阵的恶臭味,一名施工工人告诉记者,这正是污水坑里的水,一直都在流。

昨天的《经济半小时》,记者报道了丹江口水库河南南阳辖区内的污染情况。调查发现,就在水库引水渠附近,水上饭庄直接排污,旅游项目偷梁换柱改头换面以后,大摇大摆地开门营业,对水质产生严重威胁的钒矿冶炼、开采持续多年,监管部门却无能为力。那么,丹江口水库所涉及的湖北、陕西两地,情况又是如何呢?在那里,水源保护能做得更好一些么?《经济半小时》记者赶赴湖北、山西,继续展开调查。

这位居民所说的沉淀池修在观江平台的下面,但是由于年久失修等原因,无法承载大量的生活污水。眼下,这些生活污水只能直接排入了汉江,经过安康市汇入丹江口水库,也就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最重要的水源地。

在紫阳县火车站,记者看到,公共厕所旁边的沉淀池的管道已经破裂,大小便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流入了汉江。记者沿着汉江岸边看到,每隔几百米的地方都有排污管道。在汉江边上的有一家名为钟鼓湾农家菜庄的饭店,这里的老板告诉记者,饭店的生活污水也是直接排入汉江。

紫阳的居民告诉记者,从建县城开始,县里就没有污水处理厂,往江里排污水是已经习惯的事情。更加糟糕的是,县城的垃圾填埋场也是建在江边,在距离县城约10公里的地方,记者到了紫阳县垃圾填埋场,堆满的垃圾的上面,发出阵阵恶臭,苍蝇乱飞,垃圾场的边缘几乎延伸到了汉江。一条顺山而下的排水沟正好经过垃圾堆,流过垃圾堆的雨水正在向汉江流淌。

然而,无论是湖北十堰的汉江支流神定河,还是陕西紫阳县境内汉江段,大量劣五类的污水被排入汉江,最终汇入丹江口水库,而明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将正式通水,丹江口水将流入北京等地千万户家庭的厨房、餐桌,如何才能保证一汪清水北上?

陕西紫阳:30万人生活污水直排汉江南水北调水源竟成天然化粪池

采访中记者发现,紫阳县城的居民都知道,汉江里的水是流往北京的,他们也知道国家的重点民生工程南水北调也在使用汉江里的水。但是,在汉江两岸肆意倾倒生活垃圾、随意排放生活污水及粪便,是现在汉江岸区百姓司空见惯的现象。在客运码头的一座名为“汉江之星”的游艇上,一名营业员告诉记者,他们用过的污水都是直接排入汉江。

我国的地表水按功能高低分为五类,五类水意味着只能用于农业用水和景观用水,而劣五类则意味着连农业灌溉与景观用水都不达标,而现在,神定河里的劣五类水就这样通过汉江,最终汇入丹江口水库。有报道说,最多时神定河每年流入汉江的污水超过5000万吨,神定河只是汉江众多支流之一,那溯汉江而上,那里的状况又如何呢?

紫阳县城里,一家名为硒味农家乐的饭店老板告诉记者,沿江的饭店当中,没有一家的污水经过任何处理,连沉淀池都没有,都是直接排入汉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