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野牦牛、藏野驴也不是稀罕事

2020-01-28 03:37

然而,牧民饲养的牲畜,难免成雪豹、棕熊、狼、豺等食肉动物腹中“美味”。在澜沧江源园区,为避免报复性猎杀,试点设立保险基金,为野生动物“偷吃”买单。

面积12.31万平方公里的三江源国家公园,人口仅6万多人,每平方公里不足一人。“这里地广人稀,管护范围很大,要采取信息化手段,‘天上看,地上查,网上管’,建智慧公园。”该管理局副局长田俊量说。

此外,三江源方面还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厄瓜多尔马奇琴度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等合作,中国科学院与青海省政府共同组建的三江源国家公园研究院即将挂牌。

目前,三江源正在调查野生动物本底,计划为这座“高寒生物种质资源库”建立本底数据库。

同时,按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理念,三江源国家公园还对自然保护区、重要湿地、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各类保护地功能重组,整体保护、系统修复、一体化管理。

目前,园区重点实施了生态保护建设工程、保护监测、科普教育服务等23个基础设施项目。正在实施的生态大数据中心和卫星通信系统,将应用最新卫星遥感技术监测全域。

“应该说,我们找到了这个答案。”王光谦告诉中新社记者,“不同于其他形式的保护区,国家公园创新体制机制,从理念上使人与自然关系更趋和谐。”(完)

“保护成果是可以看得到的。”中国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江河创始人杨欣此前介绍,以前藏羚羊远离公路,现在只离十几米,甚至几米,看见野牦牛、藏野驴也不是稀罕事,“跟人距离亲近,说明不怕人。”

“体制试点没有现成模式可借鉴,是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的结合,关键要形成生态保护新合力。”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李晓南日前说,“要下好体制机制创新‘先手棋’。”

为破解不同保护地重叠、部门间“九龙治水”局面,李晓南说,三江源国家公园将原分散在林业、国土、环保、水利、农牧的职责纳入新组建的管理局和三个园区管委会。